施坦威之声 | 施坦威艺术家内田光子如何理解舒曼与莫扎特?

内田光子,1948年出生于日本的英籍钢琴家。她在越南长大,现居伦敦。内田光子是当今最伟大的钢琴家之一——既精通多国语言,又深谙众多作曲家的风格——巴赫、贝尔格、贝多芬、肖邦、德彪西、莫扎特、舒曼、舒伯特、勋伯格等等,不一而足。她在演绎这些作曲家的作品时,不仅具有浪漫主义的灵动感和极为丰富的想象力,同时又铿锵有力、活力十足。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她便潜心钻研莫扎特的作品,不让自己的演奏飘游在一种单纯的美之上,而是努力去挖掘其中朴实而深邃的内涵。她以诠释莫扎特闻名,是被公认的“莫扎特专家”,在简单精练的莫扎特作品上取得了举世称羡的佳绩。

在今年美国万宝路音乐节上,施坦威旗下《Listen》杂志主编Ben Finane有幸与内田光子共进午餐并随后与她进行了一番轻松的对话。

 

内田光子谈舒曼

中午用餐的时候,您说舒曼是一个怪人,这是什么意思?

古怪的作曲家,古怪的思维方式。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作曲方面的正规教育,但他确实是天赋异禀。他之所以会弹奏、即兴创作音乐,都是因为对音乐的深爱。他开始弹钢琴的时候,年纪已经很大,当他参加维克的钢琴课时,已经将近二十岁。舒曼虽然参加了维克的钢琴课,但他在作曲方面其实是自学成才的。他拥有丰富的想象力,并且以他自己的方式将其发挥出来。他极其了解贝多芬等伟大作曲家的音乐,而且他也非常熟悉巴赫的音乐。我相信他也关注莫扎特的音乐。

 

您觉得舒曼什么地方古怪?

古怪?他有很多有趣的想法,并且从贝多芬作曲的方式中得到了很多启发——如果我们聆听贝多芬晚期的音乐,研究一下他的对位法,就会发现这一点。舒曼的作品拥有很多美妙的复调,这是一种很难把握的独特风格。当然,旋律也是一直在变。这一点,他可能是在晚年的时候向贝多芬学的,那个时候他的思维完全就是复调思维。舒曼能够非常自如地运用旋律的变化。他的复调作品非常有戏剧性,还有他在精神病发作之前创作的一些古怪的音乐,也很有戏剧性。我猜他可能是个躁狂抑郁患者。放到现在,他的病可能会被诊断为躁郁症,不过在当时,这个病很少得到治疗。在舒曼的音乐生涯早期,他创作了一些比较躁狂的作品,接着他的作品变成了抑郁的,但他后期的作品又超越了这个范畴。在他的晚期作品中,他的速度感已经明显不同于正常的速度感了。在他较为早期的作品中,舒曼很少会标记音乐速度,但在他的晚期作品中,像《拂晓之歌》(Gesänge der Frühe),如果我们按照乐谱上的音符弹奏,我们弹出来的音乐会更加“常规”;但如果我们按照他标记的音乐速度弹奏,我们将仿若置身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每一首古典乐作品都会有您想要达到的“合适”的速度吗?或者说,当您用不同的速度诠释不同的作品时,最终得到的结果会同样有说服力吗?

每个人弹奏的速度都是不一样的,没有所谓的“合适”的速度。每种速度都可能是合适的,也可能是不合适的。按照相同的节拍标记弹出来的音乐,可能完全不对,也可能完全正确,最终都取决于弹奏的那个人。正常情况下,如果按照作曲家标记的速度弹奏,就会找到某种感觉——每一位作曲家对于速度标记的运用都不一样。当然在不同的时期,速度标记的含义也有所不同。一开始,“allegro”并不是“快速”的意思,而是“欢乐”的意思。接着,“allegro”变成了“更快”的速度标记,而每位作曲家对它的理解也不尽相同。由于每位作曲家的理解各有不同,因此我们必须拥有我们——

 

我们自己的诠释?

对的,不只是诠释。我们永远不能停留在昨天的认知水平。

 

内田光子谈莫扎特

许多钢琴家都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回过头去研究巴赫。而我感觉,您会一再地去研究莫扎特,你们之间的关系现在有什么变化吗?

我们的关系一直在变。我会挖掘出越来越多的东西。像莫扎特那样的作曲家——包括巴赫和贝多芬,但尤其是莫扎特——对于我来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明确了,他对我更加友好了。我比以前更加懂得欣赏他的高明之处。过去许多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里,他对于我来说,始终是个谜。我记得我小时候会弹奏他的作品,但我从来不懂自己到底在弹些什么。我不喜欢自己弹奏的音乐,也不喜欢许多其他人弹奏的音乐,那时我与莫扎特的关系非常艰难。

 

我可以问一下,是哪方面不够明确吗?

很多方面都不明确!他太复杂了,你知道,我在十三岁时,能把谁的作品弹奏得非常出彩吗?德彪西。而在我十五岁时,则是勋伯格。

 

是你自以为能够将他们的作品弹得非常出彩吗?

不,我实际上确实能够做到。我甚至还听了一些磁带。我弹得不错!当我非常刻苦地弹奏时,我知道我掌握了勋伯格的《钢琴小品三首》(OpusEleven)。当时,我心里想着:“哇!我掌握了!”我会这么想贝多芬么?不会。舒伯特?不会。莫扎特?绝对不会!如今,我可以在舞台上演奏这些作曲家的作品,而不会感到彻底的绝望。这是因为我年纪越来越大,以及这些年一直刻苦弹奏。我能够触碰到舒伯特的音乐,舒伯特有一种独有的孤独感。而我能够将他的孤独感与我自己的孤独感联系起来。莫扎特就不会这么轻易地展现出孤独感。大部分时候,他都在与某个人调情,你会觉得他真心实意地爱着你,但三秒钟之后,他又跑到别的地方去了——莫扎特就是这种人。莫扎特音乐中的想象力与自然感,体现在他能够做一些非常普通的事情,如回到主音上。回到主音的过程充满了魔力,甚至是不可思议的。

 

莫扎特的意思是,我们永远也无法真正地再次回家(回到主音)吗?

不,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没有告诉我们任何东西。这不是他向我们说教的东西,而是我们自然而然会感受到的,并且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您如何向听众传递这种不可思议的魅力?这是我们作为表演者想要实现的东西。如果我们觉得自己抵达了一片神秘之境,我们就会想要把它分享给听众。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我拿这些伟大的作曲家没有办法”!但这是不断试错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生活会如此奇妙!

 

内田光子拥有四台施坦威音乐会三角钢琴

 

“当你一旦开始用施坦威D型号钢琴弹奏时,你的演奏就会变得不同。它们是如此与众不同。二十多年来,我只弹奏施坦威D型号钢琴。我可以肯定地说,我现在更加了解钢琴了,特别是施坦威钢琴。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荣耀。比起在乡间别墅坐拥劳斯劳斯或华丽的珠宝,我宁愿选择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弹奏高品质的钢琴。我一点也不需要这些奢侈的东西。但我拥有非常美丽的钢琴,我会好好爱护它们。”

 

本文转载自施坦威旗下杂志《Listen》

 

关于《listen》

施坦威旗下屡获殊荣的音乐杂志季刊《Listen: Life with Music & Culture》创立于2009年,该杂志旨在展示最优秀的音乐文化作品,以及为此做出杰出贡献的音乐家和音乐流派发源地。《Listen》推崇纯粹的音乐鉴赏和充满文化底蕴的生活,展示最高品质的音乐和出类拔萃的音乐家,并大力传扬所有流派具有巨大艺术价值的作品。

 

关于 Ben Finane

作为《Listen: Life with Music & Culture》的创刊主编以及发行人,Ben Finane曾在《纽约时报》、《纽瓦克明星纪事报》、《旧金山纪事报》、《新标准》、《纽约消费导刊》、《弦乐》以及其它刊物上发表过关于音乐艺术的文章。同时,他也为卡内基音乐厅撰写曲目简介。Finane还是一位业余钢琴家和不错的男中音,并持有哈弗福德学院音乐和比较文学的学位证书。 他熟知古典音乐名作、先锋爵士、乡村音乐、嘻哈乐和摇滚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施坦威官方微信号:SteinwayChina
 

访问施坦威

亲临门店体验施坦威

查找门店
联系我们

通过电话或邮件的方式回答您的问题

最新资讯

掌握最新施坦威新闻与艺术动态

保持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