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坦威—上海交响”限量版钢琴

点击了解更多

 

2019年,施坦威钢琴与上海交响乐团签署协议,计划于2020年推出“施坦威-庆祝上海交响乐团140周年限量版钢琴”,这也是拥有167年历史的施坦威首次为职业乐团量身定制钢琴。

12月26日,这架历时一年多精心制作,拥有上海交响“血统”的钢琴飞越重洋,经过两周颠簸,终于空运抵达上海,成为上海交响乐团141年历史上的第五架施坦威。

此架钢琴的制作过程可谓“工匠”精神的完美体现,在设计阶段,施坦威的设计师就几次来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寻找设计灵感和可嵌入的上交元素;制作期间,施坦威的工匠们花费一年的时间,用最严苛的标准打造最顶级的传世杰作。

这架联名款钢琴由作为钢琴和指挥双料大师的克里斯托夫·艾森巴赫亲自挑选,他曾多次牵手上交,熟知上海交响乐团的音色特点,今年10月,他在汉堡原定演出取消后,依旧专程前往施坦威德国汉堡工厂,在六架钢琴上一一试弹,最终选出了适合上海交响声音的机芯。

在去年的签约仪式上,钢琴的设计图并未发布,人们只能通过描述和展示的一块钢琴主体木材来想象这架“联名款”钢琴,如今,这架D型号编号为614407的钢琴,安全到达并经过海关检验后,终于拨云见日,露出“真身”。

钢琴主体由珍贵的桑托斯红木制成,顶盖一侧是典雅内敛的黑色乌金桑托斯红木,近看时黑色木纹清晰可见。

背面一侧则另有乾坤,以上交140“音乐点亮城市”的主视觉为设计灵感,桑托斯红木原有的深褐色木材呈现出光线照射时的渐变效果,从顶盖中心宝石般的深褐逐步过渡到周边的寂静黑色,重现了舞台上聚光灯下的高光时刻,寓意140年前,上海交响在历史聚光灯下诞生的那一刻。

除了钢琴顶盖,上海交响的元素在琴身其他部分也随处可见。键盘盖正中央施坦威著名的竖琴标志显示钢琴品质,右下角上海交响乐团140年的金色Logo意味着此款钢琴的独一无二。

镂空谱架则直接运用了上海交响音乐厅建筑轮廓线,出自建筑设计大师矶崎新的建筑外观运用了水床雕刻工艺,线条流畅、动感十足,镂空处再现了“馄饨皮”内的反声木条的韵律感,钢琴内壳还装有一枚标示着“施坦威-庆祝上海交响乐团140周年限量版钢琴”的铜牌,铜牌上还标记着“1 of 20”的字样,意味着这是两大音乐品牌将联手上市的20架钢琴中的第1架,也于细节处体现此架钢琴的唯一性和制作背景。

流淌于琴键上的记忆

几代中国钢琴家在上海交响弹奏“施坦威”

 

 

1921年

上海公共乐队指挥梅百器,赴欧洲购置了第一架施坦威钢琴,而傅聪、刘诗昆、殷承宗等钢琴家都曾用这架国内最早的施坦威演奏用琴,为中国观众奏出无数动人旋律。如今这架服役时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施坦威珍藏在位于宝庆路的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内。

 

1983年

改革开放伊始,古典音乐焕发新的生机,彼时的上海市文化局调拨了乐团历史上第二架施坦威,这架钢琴作为“主力”在随后二十多年里,见证了如宋思衡、张昊辰等一大批中国青年钢琴家的崛起,目前仍会作为乐队用琴出现在音乐会中。

 

2010年

已经踏上职业化发展快车道的上海交响,购置了第三架施坦威。此时上交音乐季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国际音乐大师,巴伦博伊姆、阿什肯纳奇、郎朗、波格莱里奇、朱晓玫、齐默尔曼等钢琴家相继牵手上海交响,也对上海交响的第三位“施坦威成员”交口称赞。

 

2014年

上海交响乐团搬至复兴中路的音乐厅后,音乐季极大扩容,除了乐团自己的演出,音乐厅里还有诸多引进的精彩演出,现有的两架常用施坦威已经无法满足演出需求,上海交响特邀请著名钢琴家阿什肯纳齐专程前往施坦威德国汉堡工厂,为上海交响挑琴。最终,D系列编号为598636的三角钢琴,加入上海交响的施坦威大家庭。

 

2021年

上海交响将进入使用施坦威钢琴的第一百个年头,更多钢琴家将出现在上海交响音乐厅,在刻有上海交响“名字”的施坦威上,奏出铿锵音符,上海交响和施坦威两大百年音乐品牌也将以限量钢琴继续探索中国音乐未来的无限可能。

索取更多信息

访问施坦威

亲临门店体验施坦威

查找门店
联系我们

通过电话或邮件的方式回答您的问题

最新资讯

掌握最新施坦威新闻与艺术动态

保持联系
Click to scroll this page